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农业达人 > 农牧达人 > 文章

刘永好建构新农业帝国

时间:2010-05-16    点击: 次    来源:阳光畜牧网    作者:方浩、周红玉 - 小 + 大

    “所谓产业链,拿猪来讲,我们生产猪饲料有优势,比如说国雄牌 就是我们的品牌,也是中国的名牌,但必须和产业链结合,养小猪、种猪,养殖结合、屠宰结合,只有这样才能延伸产业链,这就是国家提的现代农业,产业链农 业,规模农业。”2007年4月,新希望对北京的著名养殖企业千禧鹤进行增资控股,按照刘永好说法,“我们的饲料强,但养殖、屠宰不够强,所以需要整合千 禧鹤。国际上的大公司都是打通整个产业链,中国的国情也正在向这个方向迈进。”
  造势?借势?
  事实上,刘永好并非第一个为中国农业发展周期问题摇旗呐喊的民营企业家,如今已陷囹圄的德隆系掌门唐万新早在多年前便提出要打造一个庞大的农产 业帝国,只不过因东窗事发而只能成为笑谈。有意思的是,在德隆系覆灭之后,德隆系干将、金新信托总裁以及友联的第一任执行总裁王宏道出了唐的真实想法: “当时房地产并未赚到钱,进军农业还只是朝向获取政策倾斜优惠而做的姿态。”
  这种投机策略是否具有可复制性?可以肯定,这并非是刘永好现在需要回答的问题。如果非要在其与唐之间总结出什么相似性,无非就是农业、地产、金 融等多元化的发展格局;而对具体业务板块的不同价值取向,则是两人最大的差别。2006年,在唐万新以“资本枭雄”的绰号结束了自己的商业生命的时候,中 国第一代上榜首富刘永好的资本之旅实际上已经整整十年。1996年,作为发起人的刘永好亲眼目睹了中国民生银行的成立,并且之后十年一直作为大股东和董事 会成员而拥有不可忽视的发言权。在2007年因为沸沸扬扬的民生银行股权之争而首次离开董事会之后,刘永好对其创办这家银行的初衷也未曾改变。“我们不是 自己办银行,是做事。”刘永好对《东方企业家》说,新希望没从那里借过一分钱。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这些半官方的头衔和身份足以支撑起一个民营企业家强大的活动半径,但对刘永好来说,单纯地要政策已经并不能解决一切。“市场太大,即使手中有了尚方宝剑,也不是一个人或一家企业就能做起来的。”刘深知整合产业链的重要性。
  首先是产业链的上游,也就是农户环节。这个环节的搭建一般基于两点:信任和资金。让养殖户信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的时候需要付出代价。
  2006年的禽流感使养禽业受到极大冲击,鸡的价格降到了一半到四分之一,这时候受冲击最大的是那些养殖户。2006年初时新希望和农民签订合 同,按照正常的价格给他们供应饲料、鸡苗和收购,那时鸡价很高,但当出栏的时候,禽流感来了,很多屠宰企业都不收鸡,这时农民的压力很大。刘永好和他的董 事会就商量该怎么办,收不收,多少钱收?
  新希望最后研究决定,按原合同执行,开始估计为此要亏损1.2亿元,最后实际亏了1.6亿元。“这就是我们养殖企业的风险所在,但是话又说回 来,虽然2006年因此让利1.6亿,但没想到的是2007年的禽产业价格特别高,收鸡特别难,这时候农民把鸡全交给我们了,认为我们靠得住,帮助过他 们,2007年我们销售成倍增长。”
  这让刘永好甚感欣慰,但还不能治愈他的“头疼”。在大批农村劳动力进城务工的潮流下,挽留或吸引他们在家乡从事养殖业的一个障碍就是资金。如何解决农户的资本金问题就成了刘永好整个产业链计划的关键。经过多方研究论证,刘永好提出了养殖担保公司的概念。
  “这是一种类似尤努斯小额信用担保的金融机构,但它并不提供贷款,只是为需要贷款的农户向银行提供信用担保,”刘永好解释说,这是一种专门针对养殖农户的、多方参与的小型金融机构。
  与此同时,新希望选择不同的地方实行“部落制”,比如某个地方要养100万头猪,可以分成三四个部落,同时在当地配备一个饲料厂,配备一个屠宰厂,配备种猪场。这样一个部落20万到30万头,这就一共需要几千万的费用。而这时由农业企业出面为农户的贷款行为进行担保。
  但仅仅有新希望这种农业企业的参与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包括国内外大型金融机构、当地政府甚至农户。汇丰全球总裁和渣打全球总裁在与刘永好谈到这项业务时,都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渣打甚至愿意把它在东南亚的相关经验搬到中国来,这让刘永好看到了希望。
  刘永好甚至盯上了比尔 . 盖茨。不久前微软总裁鲍尔默来到成都参加活动,给刘永好带来了一份特殊的礼物—— 微软最新版Vista操作软件。“我可是微软的客户,我一直用Vista.谢谢你的礼物,我正好需要升级我的操作系统。”接过鲍尔默的礼物,刘永好幽默地 说。事实上,这并非刘永好真正“想要的礼物”,在与鲍尔默的会谈中,刘认真地说,希望盖茨先生的私人基金也能参与到中国农村担保基金中来。
  这就是刘永好的如意算盘:在慈善与赢利之间寻找平衡点。这显然是针对农户的考量,但现在的问题是,国际金融机构的参与意义何在?“它们会从我们 产业链的其他环节获得优先权,比如说产业链上、下游的风险投资机会,因此绝不是单纯的慈善义举;而像盖茨基金,则是为其提供一个实验性的运作平台,让它对 中国的慈善空间更大。”刘永好解释说。
  另一方面,作为全国屈指可数的农产业集团,新希望也并不能把每一个触角都伸向各个省市的乡村,尽管几年来采取了一系列收购步伐,但这无疑需要大 量、持续的资金支持,所以,由并购到合作,也就成了刘永好和新希望最经济的整合方式。从2005年到2007年,新希望先后与山东六和集团、陕西石羊集 团、山西大象集团以及广西桂柳集团进行股权合作。

上一篇:猪小肠造出中国新首富

下一篇:河北“赤脚兽医”杨向中的传奇人生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联系方式 | 关于阳光
冀公网安备 13050002001403号

|

建议使用1440*900分辨率浏览 
冀ICP备14003538号  |   QQ:472413691  |  电话:0319—3163003  |